切換城市
4000-119-388 注冊 登錄
登錄 注冊

使用微信,掃描二維碼登錄

使用其他賬號登錄

忘記密碼

輸入圖形碼

取消
深科信官方微信

申請免費項目登記評估

取消

當前位置:政策資訊 > 企業課堂 > 王石 強人之變

王石 強人之變

時間:2019-12-18 18:58 瀏覽:810

  凌晨3點,烏鴉“哇——哇——”地叫嚷起來,宛如代替公雞提早打鳴。

  5點,輕軌車輪軋過軌道的“咔嚓”聲一陣陣地傳到耳邊。王石醒了。

  從2018年秋開始的三百多天,希伯來大學學生王石秉承著同樣的生活節奏:在耶路撒冷雅法大街上7層公寓的房間做好早餐,坐25分鐘的公交車,抵達校園。從斯科普斯山上的校區俯瞰,無論是新興發展的東區、西區,抑或淺黃灰白色的耶路撒冷老城,圣殿山上的金碧輝煌的清真寺,圣母大教堂,一覽無遺。“到禮拜天的時候,基督教堂的鐘聲,和伊斯蘭教用大喇叭宣禮、召喚信徒禮拜的呼喊聲,同時在這座城市上空回蕩著。”

  繼哈佛、劍橋之后,這里是王石海外訪學的第三站。60歲后,他在一一實踐親往基督教、猶太教、伊斯蘭教搖籃的目的地探索之旅。

  在哈佛和劍橋,王石經歷了過語言關的“煉獄”,學會用方法論看待和解決問題,那種智識激蕩時不時令他眼前一亮,如同黑暗中被點醒。在更為古老的耶路撒冷,他和當地人一起過逾越節,吃無酵餅,安息日里傾聽猶太家庭幾代人的家長里短,感佩于這個民族與中國家庭范式當中截然不同的獨立表達。

  2019年10月,王石的新著《我的改變:個人的現代化40年》由三聯書店出版。在這本書里,王石向讀者分享了2008年之后,他在身體、個性、智識、社會角色和生死觀等方面的體悟。

  重新看待“從傳統到現代”,成為王石近年來最關心的問題。他不再糾結于東西方文化的優劣對比,而是正視、理解它們之間的差異:“作為一個有中國文化背景的人,怎么在全球文化當中來把握平衡?”

  過去的40年里,王石把萬科打造成量質并舉的城市住宅開發商、上市藍籌股、受尊敬企業;帶著對傳統文化的批判意識前往西方,回溯現代文明的鴻蒙之地。他在大學講授企業倫理,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,加入阿拉善SEE、中城聯盟和壹基金管理層,創立“一個地球自然基金會”、大道應對氣候變化中心和“鄉村發展基金會”,出書、演講,不斷輸出自己形成、吸收并篤信的觀念。他把自己定義為“世界主義者”。

  面對一次次重新出發的王石,有人覺得他變得更松弛了,有人則揣摩,帶著中西碰撞和太多輿論包袱的王石,多少還是有點擰巴。一面背負著偶像之重,一面要接受隨時落入八卦之眼和風暴中心的現實。在商業叢林主義與反精英話語體系的兩頭夾擊下,他內心秉持的理想主義還有多少騰挪和發揮空間?

  不成,也沒太大關系。“我對未來有信心。這是這個國家,也是個人現代化的必經之路。”王石如是說。

  永動機

  63公斤。貼身運動裝下,擁有不輕易示人的人魚線。抬頭紋不算深,眼睛里略有一絲疲憊。但只要談到嚴肅話題,兩眼便如鷹隼般聚焦。

  奔七的王石,身板挺拔。多年來,他活在一份緊繃的日程里。不論身在何處,早晨必五六點起床,有條件則在水上賽艇,或者在室內練一小時左右測功儀(劃船機)。在跑步、馬拉松成為國人風潮前20年,他已經創造過中國人登頂珠峰的最大年齡紀錄和6100米中國滑翔傘盤高紀錄。

  62歲開始學劃賽艇,第一次嘗到科學運動的甜頭,成為理性身體觀的受益者。雖然摔斷兩根肋骨后,滑雪時很多動作不敢做了。但在松花湖滑雪,看到有蹦床,他又開始新的訓練。這一年,王石66歲。

  他認為一個人對自己身體的態度,是個人價值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外在和內在,會相互影響。

  798543米。見到周寅猛的那天,我在他手機軟件Rockrow上看到這個數據。“就是從今年1月累積到10月底,王石個人劃船機里程紀錄的數字。五千多會員里,他排在第4位。”

  周寅猛是深潛公司CEO,也是王石多年的學術助理。他笑著說,這款軟件的用戶經常在線上相約比賽。“比如就定今晚9點,咱倆比,看誰劃得快,或者說單位時間里誰劃的距離更長。王石很有意思,每次他完成自己的指標以后,如果排在他前頭的人比他多出太多,比如十幾公里,那就算了。如果那人只比他多一兩公里,他一定要多劃出一兩公里,超過對方,力爭排在排行榜首。”

  關于去哈佛,王石曾經半開玩笑地說與老友汪建的“競爭”有關。后者和他一道登頂珠峰下來后說,“王石是企業家,我也是。他登上珠峰,我也上了珠峰。但我是科學家,他不是。”這話說完兩個月,王石背上書包去了美國。2015年初,王石被授予劍橋大學彭布羅克學院院士稱號,特地邀請老汪出席。對王石而言,這是一種證明,也是壓力的釋放。

  好勝心常常是向外的,節制和意志力則是對自己的嚴苛。

  馮侖足足地領教過這位老友的執拗:只要出國,堅決不吃中餐,為了充分體驗當地文化。“經常跟他一塊吃完西餐,哥兒幾個和我又一塊偷偷出去吃頓中餐,變通一下。”馮侖樂呵呵的,接著說起自己的佩服:“偉大是管理自己,不是埋怨別人。走‘玄奘之路’,趕上開齋節那天,他就說戒酒。之后真就是不喝,一點都不喝。十多年都不喝了。”

  馮侖認為,王石的自律和家庭有關。“他很小的時候,母親就把他散養。很有意思的一種母子關系,不是溫情脈脈型的,彼此都清楚邊界。他母親做事有魄力,王石的獨立性也很強。”

  在登山界,大家形容王石是“永動機”。紀錄片攝影師洪海曾在2008-2010年跟拍王石和萬科。他說王石登雪山的風格是:路途中不吃不喝,不拉不停,不休息。

  “高山過程連續十幾個小時,不做補給。這是非常難的。他有他自己的道理。他說他走得慢,不能在這些動作上消耗體力。所以你看他出發時,不是第一個。但回來的時候,一定排第一個。”

  王石向來不掩飾自己的得意和炫耀,他也因此吃過苦頭。在西藏山南的青樸山飛滑翔傘,聽到下面發出的尖叫聲,表演欲上來了,誰知藏地空氣阻力小,他還按照先前低海拔系數計算下降速度,結果滑翔傘剎車,瞬間失速——王石一頭就栽了下去,后果慘烈:右側兩根肋骨骨折,右肩胛骨骨折,肌肉撕拉性損傷。但25天之后,在鄭州開會的他又忍不住去了林縣太行山飛滑翔傘。

  越挫越勇,“屢教不改”,頭撞南墻也不回,大抵是這類人的本性與宿命。

  從哈佛到耶路撒冷,從美國到以色列,各地游歷取經,未嘗不是另一種好勝求強。

  萬科總規劃師付志強感慨,這些年王石至少去日本有上百次了,每次都還能提出新問題。“他總是緊密接觸有知識含量的人,也在社會大學里拼命地學習、思考。他真是我見過最充實的人,比人家多活好多年。求知能讓他獲得精神上的滿足感。當然你也可以說是一種虛榮心,他會表現出來,他比人家了解得多。”

  異人

  對自我要求極高,必然也就不滿于強調同一和順從的環境。

  作家周樺在《王石這個人》里寫道,在新疆部隊時期的王石便不是一個消停的人:有能力建立卓越功勛,也有能力一地雞毛,讓所有上級頭皮發緊,擔驚受怕。

  但50后王石的身上依然烙下很強的集體主義痕跡和父親的影子:堅韌,果敢,極強的原則性和尊嚴感,以及對個人先天條件和知識匱乏的自卑感。

  “個子不高,打什么球都不行,和小伙伴玩兒只能是拿著旗子插到山頭的那一個。知識結構也不系統。”

  生平第一次違抗母意,便是沒有留在部隊,而是選擇復員轉業到誰都不看好的鍋爐大修車間。目的非常清晰:等待大學指標下來,考出去,再伺機而動。

  他如愿考上蘭州鐵道學院,但造化弄人,讀的給排水專業,絲毫提不起興趣。好在大學幾年拼命看書,結識了幾位賢師。分到鐵路局和廣東外經委這種外人看來的好衙門,卻待得苦悶。直到去深圳,終于如魚得水,起先的念頭也不過是過渡幾年,未來還是想出國。

  豈料一待便是36年,倏忽間半生交付。

  王石自承:“很多人以為‘萬寶之爭’是我人生最艱難的關口。但對我自己來說,到深圳之后,生意上的事情,再難沒有難過 1983 年。”

  那一年,因為港媒報道雞飼料中含有致癌物質,珠三角出口香港的肉雞失去市場,在深特發飼料組工作的王石進了千噸玉米被迫囤積、發霉。加上地方要求盡快清貨的壓力,他在短短幾天賠掉110萬。那個時節,最折磨他的是那種不確定性。經濟特區的前景不明朗,更不用說,飼料生意出現巨大風險的時候,自殺的心都有。“怎么安慰自己呢?就想明天反正太陽還會出來的嘛,第二天早上醒來,再去面對。”

  直到創辦萬科,他終于找準了節奏和發力點。創業30年,萬科始終保持著25%的高增長。2014年,萬科銷售額突破2000億,成為全球最大房地產企業。但業內公認,王石留給萬科最重要的精神遺產,莫過于規范、透明和專注的企業管理與職業經理人制度。根據知乎上行業人士和前員工透露的信息,在地產業獵頭和對家公司的意向人才庫里,有萬科履歷的候選人非常搶手。

  在王石的人生理想清單上:外科醫生,有神圣感;偵探,出神入化;戰地記者,用文字和鏡頭沖鋒陷陣——唯獨沒有“商人”這個選項。直到50歲,才認可了自己的身份,“就這樣吧。”

  再回首,倒也不是認命,而是干著干著,發現了房地產業里有建筑美學、人居環境的改善,有城市更新,內涵之豐富,超乎想象,“越做越有意思。”

  上世紀80年代,王石認識了曾供職香港警署的暨南大學英語教師曾昭科,兩人一見如故。曾昭科細心地告訴王石應該怎么喝葡萄酒,并且鼓動王石吃一塊奶酪。

  王石第一回嘗,覺得實在難吃。教授不理會,只淡淡地說一句:“習慣就好了。”

  他不光很快習慣了奶酪,還長期訂閱《經濟學人》和美國《國家地理》,迷戀上登山、賽艇,沉湎古典音樂和植物分類學,乃至對西方哲學、歷史、社會、文化等全方位的求知,徹底鉆進那一片文明的汪洋大海。

  后來被命名為“九二派”的陳東升等企業家,頗有士大夫氣質。馮侖打小就愛研究訓詁,反切注音,自詡為“中體西用”套路:“我更照顧到各方面,你可以說更柔軟,更圓滑。王石不是。他一開始就對西方企業管理和一些價值觀非常欣賞,比我更認真地去研讀吸收,更認真地去思考。”

  但越讀西方的商業正典,越在商圈打滾,王石越發感覺中國商人偏多,而缺乏企業家。從日本索尼到英國匯豐,美國GE到帕爾迪,質量管理、董事會和經理人制度,一樣一樣拿過來。

  同代的企業主大多韜光養晦,埋頭聚集財富,只做不說或者少說,王石卻不。

  他找來華潤給一手創建的萬科當大股東,本人只占微小股份;提倡不行賄,高于25%的利潤不做,被懷疑唱高調和做秀;認準專業化,一條道走到底。他推崇張謇、榮氏家族的報國濟民,多年后,在哈佛跟隨普鳴教授學習“中國古典道德與政治理論”,他恍然悟道,原來自己排斥多年的傳統文化,早就深植內心。

  對于名與利之間的傾向選擇,王石有重名譽、珍視羽毛的一面,更有對外界聲音的仔細掂量。

  2003年左右,他想過和幾家房地產公司合買一架商務飛機。當他把這個想法和法國里昂銀行中國投資部的一個經理聊時,對方表示,“只要你王石買商務機,我即刻把你萬科的股票全部拋掉。”自那之后,此事不再提起。

  “他以前是不太謙虛的。‘地產教父’嘛,他有當大哥的心態。但也有中國式的俠義。你要從萬科離開,再回來。他很歡迎。在萬科,三進三出的例子都有的。其他的管理者很難做到。”付志強表示。

  有時候,俠義和不忍還發展成了引發爭議的“施惠”行為。

  1998年,萬科北京公司的一個員工因為酒后駕車,車毀人亡。公司認為駕駛員是違章開車,與公司無關,還毀壞了公司的車輛,開會后決定不予追究也不予任何賠償。但死者的父母很激動,天天到萬科公司申訴和哭鬧,還在王石北京開會期間,當場給他跪下。王石第二天就拿出了自己的解決辦法:從他個人工資里每月拿出1000元給死者的父母。



  這一決定引起公司高管與王石的激烈爭吵,他們認為最高決策人也應維護制度的嚴肅性。

  王石一拍桌子,勃然大怒:“他媽的,人家就這么一個兒子,死了,你們不去安慰人家,還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。那到底該怎么做?”

  有職工委員會的給王石寫了一封信,用“面部肌肉抽搐,滿面通紅,青筋暴起”形容王石,希望他注意形象。第二天,王石回信表示了歉意,對自己的做法做了解釋,但也悻悻地表示“對你的措辭我不太滿意”。

  和王石懇談過十余回、去過萬科多次的周樺說,王石不出聲的時候,表情會變得很僵硬,眼神里是冷冷的目光。聚精會神聽人說話時幾乎是屏住呼吸,仿佛把一個大大的“是嗎”掛在臉上,令整個環境里的空氣凝固度驟變。

  據說王石曾想改觀自己的公眾形象。他提醒自己在辦公室經常保持笑容,但旋即就遭到了無情打擊,公司的人集體反映:“皮笑肉不笑”,更讓人心里發毛。王石大感失望,就此作罷。

  在事業最巔峰也是自己最年富力強的時候,王石“卸甲”輕裝,一人遠去海闊天空。

  “你說他知進退嗎,不如說不執著。”周樺說。“做企業不是他的全部。他對生命有更寬的追求。”

  歸來的王石,身段和姿態都有了點不同。

  曾在萬科工作過的華大運動CEO曹峻是王石多年的山友。他說王石從劍橋回來以后,特地把不同行業的民間登山愛好者拉到一起。“以往,一群人里頭,總是他主動提出問題,然后講他看到什么,思考什么。至于別人說什么,他就不太管了。那一次,他請大家來分享,過去的一年,分別經歷了什么,有什么收獲,明年想做什么。他開始聆聽別人說什么。我想他在西方參加了很多圓桌晚餐。多少有這方面的影響吧。”


  萬科邏輯

  回溯與反思里,繞不開這一生都將如影隨行的至暗時刻。

  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,強人王石“禍從口出”,栽了人生最大的跟頭。

  盡管出發點是不希望企業和個人捐助時背負道德壓力,期望慈善量力而行。但在民意滔天的當口,他瞬間成為眾矢之的。“王十元”的綽號不脛而走。

  在那之前的“拐點論”已令萬科成為行業里不受歡迎的出頭鳥,“捐款門”則讓王石和企業的品牌都跌入歷史最低谷。

  馮侖回憶,出事以后,兩人去見了共同的一個好朋友。“他專門找我們倆,勸他下臺,意思就是說你就辭職吧,說這是最好的方法。那個時候,王石一開始是有點懵的,我們也有點懵。確實對社會有點不理解,怎么突然冒出這么多(鍵盤俠)……當然他做的肯定不是下臺的決定。”

  在馮侖看來,王石覺得是對的,便相信大家也認為是對的。“這種性格,對少數人的時候有效,但面對多數人的時候,(別人的反應)都會有點懵。”

  一夜之間,昔日的媒體寵兒和大眾明星猶如置身驚濤中的一葉扁舟。王石猛然意識到自己所固持的價值系統行將崩潰。他開始重新認識個人在社會上的位置。

  洪海記得,那段時間,萬科不少高管悄悄彼此安慰和打氣,以期共渡這段“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”。在接受鳳凰衛視采訪時“無條件道歉”之后,王石也在當年6月的臨時股東大會上當眾道歉。

  “他起草了文書。表示‘因為我在博客上不合適地回答了網友們的提問,在這里我向各位股東無條件道歉,不作任何辯解。’這之前他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。他當時在座位上挪動了幾下,聳肩膀,皺眉頭。身體語言,很不自然。對王石這樣的男人,這種被按在那里檢討的感覺,應該很不舒服。英雄折戟啊。”洪海說。

  半年之后,王石去澳大利亞學滑翔機。對著洪海的攝像機,他反思,原來自己曾經堅信屬于這個社會的共識的東西,那些真理,和這個世界的認知有巨大的差距。

  洪海聽了很是吃驚。“我以為他這樣一個人,對時勢一定有預判,但在某些特定事件出現時,還是會格格不入。但也正是因為他的不覺察,格格不入,過濾掉周圍的噪音,讓他成為今天的王石。”

  11年之后,王石在本刊采訪一開始便直陳那段時刻對他的巨大沖擊。但這依然不是萬科的企業基石和文化可能遭受的最大重創。

  2015年7月,寶能系首次舉牌萬科。年底,王石在萬科內部會議上表示,不歡迎寶能系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。“萬寶之爭”(亦稱“寶萬之爭”)開打。半年后,寶能提請罷免王石等董事、監事。兩年內,華潤、安邦、恒大、深鐵等大型國企民企先后深度介入。直到2017年6月,深鐵成為萬科A第一大股東,塵埃落定。旋即,王石宣布退位,郁亮接棒。

  對這場中國資本市場誕生以來最為跌宕起伏的收購與反收購案例,中國證監會原副主席高西慶認為,“萬寶之爭”是中國證券法、公司法歷史上最重大的進步之一。“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有一個上市公司的兼并收購,造成這么大規模的、廣泛的公眾注意,這是證券法、公司法教育。更重要的意義在于,此次事件最終促進了中國金融監管體制的進一步變革。”

  當事人對諸多細節諱莫如深。企業界和經濟學界各路人馬則分執一詞。

  理解王石的一派認為,這位創始人在用情懷和力所能及的努力捍衛萬科。媒體人秦朔希望社會能平衡商業績效和商業之善:“兩者能夠良性互動,實現‘共生主義’。”

  但王石又一次以“不合時宜”的姿態和涉及對方“出身”的發言為自己招來激烈批評。經濟學家馬光遠表示,對王石在萬科的貢獻以及他的薪酬,從來沒有異議,但王石在“寶萬之爭”中過于傲慢與自負。反對王石的論調多集中在“投資者舉牌上市公司是正常的市場行為,忽視公司治理結構的決策層(管理層)應當扮演好自身角色,更好地為投資者服務。”

  朗詩地產董事局主席田明也曾在2016年的業界研討中表示,“王石希望把萬科搞成像匯豐、GE這樣的公司,沒有什么顯著的大股東,由管理團隊來經營這個公司,其他的投資人喜歡我就買我,不喜歡我你就走。但這個想法不太切合實際。創業者應當為這個企業奠定一個好的產權基礎和傳承機制,而王石沒有能夠完成第二個任務。”

  再一次沒管住嘴的王石,這回主動就言辭不當道歉。洪海感覺,他變得平和了,“但不是軟弱。”

  《萬科邏輯》一書作者黃秋麗在接受傳媒狐采訪時形容,王石很像個錐子,不崇尚中庸之道。喜怒形于色。“他是有錯,太輕率,樹敵太多。他是創業者、企業家、愛思考愛科學的人,不服輸,不斷冒險。很多人看到他談戀愛,只看到一個維度的王石。那么多維度,如何將維度排列組合,也會得出不一樣的結論。”

  對外宣布退休前的那天,馮侖接到王石的電話。

  “他說你在北京?我過來和你吃個飯,跟你說個事。他見面第一件事就告訴我,明天要宣布(退休),不希望我是通過媒體看到這個事。我挺感動,他對朋友特別真。那天他是一種釋然,因為這個事有結論了,而且他也做了決定。然后他就開始規劃之后的事情,聊了很多。 ”

  離開王石的萬科,還是從前的萬科嗎?

  無論如何,離開萬科的王石,已經開始了新的人生布局。


  弱與強

  11月10日下午,上海世紀公園,樹林后的深潛賽艇基地,吶喊聲此起彼伏。

  參與本年度“中國新企業家精神計劃”上海站的24名深潛學員在此檢驗訓練成果,最年輕的20多,年紀最大的57歲。

  不論年齡和出身,賽艇訓練都要求學員早晨6點半便在水上集合。一場訓練和比賽下來,有人感慨“累到十年都不會忘”。

  5年任期剛滿的亞洲賽艇聯合會主席王石,幾年前在劍橋康河上接觸這項運動后,一發不可收。高強度訓練結束,不僅讓他吹著口哨,找回青春時的愉悅;更深的變化是從登山時期的個人英雄主義,到了如今的利他主義。

  當天世紀公園的小鐵人三項,包含跑步5km+路上劃船機3km+靜水賽艇3km。結束最后一項賽艇之后,需要跑到背景板合照才算結束,同一條艇上的鄭志春、羅小飛、王永成三人一路小跑過去。羅小飛用手撐著腰,臉頰微紅,但神情很放松。王永成簽名的時候,手有點發顫了。

  復盤時他們強調,“賽艇一定是你們組里最弱的那個人,決定了你的成績。你再強,其他人再強,有一個弱的,往往他起反作用,你不管它哪個槳,因為它這個幅度很大,前后打槳。”

  5公里跑步,到后頭有的組因為成員體力不支,已經放棄。王永成帶著同組較弱的羅小飛跑,也講求技巧。“跑步是個人項目,但是為什么一開始的時候我不會跟她一起?我要跟她一起,她很快就泄氣了,就跑崩了,我得在前面飄著。最后1公里我必須陪著她一起,不然她隨時就停了,就是像一直有個胡蘿卜掛在你前面,不能掉隊。”

  深潛學院是從公益逐漸過渡到商業的創業項目。2014年王石在劍橋讀書時,國內很多企業家組團到英國去看他,實在躲不開,他干脆創辦了一個短期游學項目叫作“深潛學院”。結合王石的愛好和資源,深潛逐漸變成了集訓練營、水上運動基地、賽艇賽事運營為一體的綜合運營商。28天的課程被拆分到六個城市,拉伸至一年。王石希望將自己的企業經營管理經驗,有關運動以及人生的思考,傳遞給深潛的企業家群體。比如,如何把握自己。

  深潛教育培訓部經理程燦本來是個運動盲,來了深潛后會跟著去每一站的活動。有時艇上人數不夠或者學員生病受傷,深潛員工都會頂上。“企業家們都比較強勢,我們雖然劃過,水平到底比不上教練。他們臉上不會明確表現出來,但多少會有點不快。這項運動的互相理解和包容很重要。如果你沒跟上,其實你寧愿不要劃,也不要打亂節奏。稍微收槳休息。”

  和王石見面前,企業家郭大江覺得,這人有點高冷,不怒自威。“他臉上還是有那種滄桑的,歲月留下的痕跡。但他的精神狀態,就像50出頭。第一次見面,他問我,你有沒有準確的社會定位?就做企業,還是也想做環保、教育?他說如果你的身體和思想停止活動了,你的生命也就停止了。這個對我觸動很大。”

  那么,深潛就是一個帶著運動色彩,加傳道解惑的VIP俱樂部嗎?

  王石不避諱二次創業的商業屬性和盈利動機,但他的抱負和愿景當然不止于一彎水面。

  “我希望用賽艇運動推動水資源保護,這也是一種倒逼機制,賽艇運動,水不干凈不行,亞賽聯和中國賽艇協會一直在推廣這個理念。”王石曾對媒體表示。

  他去探訪美國、日本、以色列等國的優質企業和高科技經濟發展模式,創新課程、新的學習線路設計也應運而生;已經布局中國十幾個城市的水上運動基地,既推動白領和中產階層健康生活方式,也會和更大的謀劃結合。

  “大部分基地正好在運河沿岸。大運河是個很有內涵的網絡,我感覺也是我們這個民族面對未來,非常適合對外交流的一種邏輯和語言。當你做運河城市的賽艇接力,就不僅僅是賽艇,運動、健康、教育、城市的再更新,自然環保,都在這里面了。到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二個40年,你王石扮演什么角色?這是很值得去好好挖掘的。”王石躊躇滿志。


  輕盈

  1980年,在廣州大路上騎著鈴木摩托開心飛馳的王石,或許嗅到了風暴的味道,但對未來仍然懵懂。

  “年輕時沒野心,甚至不知道將來要做什么。那時只想做番事業,做了一個發現不適合就換一個,又發現不行就再換一個。最后發現我適合做企業家。”

  然而萬科的“大”從來不是他的目標。他希望能在環保、節能和未來人居的探索方面有所成就,“這才是最優秀的公司應該做的。”

  王石微信頭像的照片,是洪海在劍橋《時間的蟲子》雕塑前所拍。“那是很著名的機械裝置。王石背著書包,他就是個學生。大家年輕過,那你老過嗎?他是問出那句話的人。他尊重時間在他身上的反應。”

  在洪海眼里,大部分人的生命是如同晨鐘暮鼓、有高潮低谷的一條拋物線,但王石把自己過成了冪次方曲線,持續上揚。

  不久前他和王石去特拉維夫的賽艇俱樂部。院子的樹下有個很普通的秋千。從俱樂部出來,王石問:洪海,這秋千你能不能蕩一蕩?

  “秋千誰不會蕩。要站在上面把自己揚起來唄。但你站在上面,其實很難擺起來。很難站穩,還得保持肌肉協調。欸,王石他這么輕輕一縱,身形特別輕快歡暢,仿佛一青春少年。那一刻,你會覺得,人生若此,夫復何求。”

  來源:南方人物周刊


為您推薦

欄目導航

3d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 26选5开奖查询 中国体彩网老11选5 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 大桥未久-AV在线观看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7月2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 福彩3d百十位跨度走势图 下载腾讯麻将游戏免费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大发pk10基本走势图 河北11选5开奖 0809nba开拓者vs湖人20081205视频视频 排列3 麻将教程高清视频教程 十一选五中几个号有奖